他只是冷笑了一声就朝着小广告的方向指了过去

发布时间:2018-08-03 23:29:35   编辑:abc彩票_abc彩票注册_abc彩票官网浏览人次:87

 待到那个民警同志拿到了花裤衩的名片一看,我去,还是个娱乐公司。
 
    这花裤衩不但推销模特,人家还管挖掘呢。
 
    这下可好,一屋子的人大眼瞪小眼的就看了起来,在另外一位民警打电话出去的时候,也不知道对方是怎么定的暗号的,对面接电话的小姑娘,只同意参加正规的商业演出和走秀,打死不松口,说是不承接旁的服务。
 
    资料问到这里,就算是问死了。
 
    现在还真是被花裤衩给说对了,这民警……真拿他没辙。
 
    最多就是将他给带到派出所中关上个一晚上,口头警告一下,转天儿,也只能放了。
 
    看着花裤衩那得意洋洋的表情,顾峥反倒是冷笑了一声,跟着一旁负责问口供的老警察商量到:“同志,贵姓啊。”
 
    “哦,不用那么客气,我姓何,我岁数比你大点,你叫我老何就行了。”
 
    “那成,”顾峥点点头,朝着没个正型的坐在椅子上的花裤衩指了指,继续说道:“何警官,要是这个人没有直接的证据证明他有犯罪的动机的话,你看这样成不成。”
 
    “他除了有触犯国家刑事法规的嫌疑之外,还有直接的违反了城市管理法规的事实。”
 
    “既然前者因为证据不足已经不成立了,那么咱们民警同志就不需要再辛苦了,将这个人交给我来处理吧。”
 
    “喏,我抓他的同时,亲眼看到他从事了破坏城市卫生的行为。所以,现在我把他带走了啊。”
 
    听到顾峥要帮他们解决麻烦,何警官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在登记完了例行的手续,让花裤衩签字画押了之后,就把人给转交了顾峥的手中。
 
    等到出了民警的执勤亭,一旁的花裤衩反倒是将腿一岔,十分嚣张的抖了起来。
 
    “这位顾同志,现在你倒是跟我说说,我哪一条行为触犯了城市管理卫生条例了?”
 
    而这两个人的官司,自然也引起了周围那些负责监督的大爷大妈们的好奇。
 
    作为一个热心的老北京人民,他们非常自觉的就支棱起来耳朵,听着事件的后续的发展。
 
    而付生则是不想在这种人渣的身上,多浪费顾峥的时间了。
 
    他刚想上去劝阻这两位算了,让顾峥跟着他继续巡逻呢,他最得意的爱将,反倒是先开了口。
 
    此时的顾峥将手中的花花绿绿的名片朝着花裤衩的面前一摆,再指着地上的一下水道沟边上遗落着的相似的道:“这位同志,我怀疑你随意的乱丢垃圾,破坏城市卫生。”
 
    “根据最新出台的首都市城市管理条例,生活垃圾以及工业垃圾的处理分例规定。”
 
    “如果有乱丢垃圾的个人或者是单位,将按照其情节的轻重处于个人50-200,单位5000-5万的最新金额进行罚款。”
 
    “由于刚才您在何警官的面前的陈述,我可以初步的判断你的行为,是单位性质的工业垃圾处理行为。”
 
    “而你这一行为更是造成了整个城市的最大范围之内的工业的污染,为环卫局增加了极其大的工作量。”
 
    “我根据你的这一行为,做出了5万元的罚款指标,请这位同志,缴纳一下罚款吧。”
 
    “啥?”
 
    听完这话,花裤衩也不抖了,他刚才从裤兜中掏出来的那根七匹狼,刚叼在在嘴上,也跟着掉了下来。
 
    而那三个如同叠罗汉一般的小广告三人组,刚铲完了一根电线杆爬下来的时候,则是听到了刚才还在嘲笑他们的人受到了这种巨额的罚款的消息,直接就痛快的哈哈哈大乐了起来。
 
    那满身的疲惫与沮丧,顿时是一扫而空。
 
    倒霉都是对比出来的。
 
    现在的三人组可以放心的朝着花裤衩回怼了过去:“哈哈哈,我们几个好歹只是要出点苦力气,但是某些人啊,却是要被罚的连裤衩都掉没了啊!”
 
    听着一旁的几个瘪三,敢这么嘲笑自己,花裤衩直接气急败坏的就将脸转到了顾峥的面前,咆哮到:“你哪点看到我随意丢弃单位的工业垃圾了?”
 
    而顾峥也不多言,他蹲下身来,从人行横道和马路边的小台阶缝中,就将一张从花裤衩手中没收的,差不多的花花绿绿的卡片给捡了起来,然后若无其事的就混在了一堆的卡片中间。
 
    随后,顾峥就将这些卡片如同洗牌一般的洗了几遍,在他的手中被展成了一个扇形,朝着花裤衩的方向,摇了两下继续说道:“看,这还不是你丢的垃圾吗?”
 
    看到这里,花裤衩如果还不知道顾峥就是要整他的话,他这么多年的社会就算是白混了。
 
    此时的花裤衩也不翻白眼了,他只是冷笑了一声就朝着小广告的方向指了过去同志我对于这么高的罚款金额不服我也要求和这些人一样用将功补过的城市劳动除我的罚款金额。”
 
    这下你没辙了吧?
 
    罚款无视,毛毛雨啊。
 
    而顾峥此时却一点都没为难花裤衩了,他只是用十分同情的眼神看了花裤衩一眼,最后问了一遍:“你确定用劳动抵除罚款?”
 
    “我确定!”
 
    “好嘞!”顾峥不等花裤衩的话音落下,直接就转头问付生到:“付队长,咱们下一站应该去哪了?”
 
    “哦,南站旁边的旅馆街。”
 
    “得嘞!”
 
    得到了这个答案的顾峥,朝着花裤衩露出了一个阴森森的笑容,对着裤衩兄下达了死亡一般的命令:“那么同志,还等什么,赶紧走吧。”
 
    说完,也不等花裤衩反悔反抗,直接就拎着人的脖梗子给他拽到了执法车上。
 
    在付生朝着诸位大爷大妈吩咐了几句之后,就一骑绝尘的朝着旅馆街,径直而去了。
 
    就算是到了现在,那群单纯的大妈们还没弄明白,为啥那个嚣张的花裤衩在听到了旅馆街这三个字之后,就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
 
    倒是在他们当中有一个懂行的大爷,脸上露出了了然的笑容。